字体
关灯
书架管理返回目录返回书页
第三百六十、太过热闹的场面(第2页)

,看着自己的夫君们还在应酬说话,她们也就闲聊起来。原来,这璎珞并非是贵女出身,而是戏班子里演武生的,当初是因为在翻跟头的时候摔断了腿,戏班子就不想要她,打算把她赶出去。

这戏台就在品珍阁的附近,玉珍做姑娘的时候就常常去听戏,然后去自己的品珍阁照顾一下买卖。别看她是个柔柔弱弱的女子,但一直是很干脆利落,性格也很大方,所以周边的商铺老板也都没有把她当做贵女看待,更愿意称呼她一声何老板。

何玉珍的父亲是吏部的大员,中规中矩,风评也不错。他也曾经感叹过,这玉珍若是个男子,或许应该更有一番作为。不过,既然就这么一个女儿,他也就由着她去了。不过,婚事还是早早就定下的,就是兆大人家的二儿子。

这事情说起来也是有趣,兆奂烔从小身子就很一般,但学识相当好,还曾经做过玉珍的老师,所以兆大人和陈大人闲聊的时候就商量着把两人的婚事给订了下来。反正吧,大家都没有反对意见,玉珍就嫁了过来。

不过,玉珍嫁人的时候提出了一个条件,就是自己依然要打理品珍阁的糖果铺子,这就算是自己给自己挣个零花钱,做点糖果开心一下。兆大人也觉得糖果铺子都是小女孩喜欢的,往来的客人也都是女眷,做工的也都是女人,他是很放心的。

玉珍的小店铺做得很精致,也只在京城里售卖糖果,并且主要以话梅糖为主,京城的女人们都很喜欢,比如我,我隔三差五地就让陈一陈二帮我去买,虽然经常买不到。但是,并不影响我对品珍阁话梅糖的热爱。

玉珍和璎珞在很早之前就认识,玉珍常常去看璎珞的戏,璎珞也会去品珍阁买糖果,顺便给玉珍带些小礼物。所以,当璎珞被赶出戏班子的时候,玉珍第一个出现,并且把璎珞接到了自己的品珍阁住下,后来不知道怎么说动了兆奂烔,居然让他纳了璎珞为妾侍,三个人过得还挺高兴的。

虽然还没有孩子,但并不影响这三个人的关系。别人家的妻妾能够不打架就已经是阿弥陀佛了。在他们这里,妻妾居然天天黏腻在一起,还手拉手地去品珍阁照看生意,一起逛街买衣服,兆奂烔忙的时候,几乎都不怎么回来,这两人也挺高兴的做做饭,开开心心地说说笑笑。

所以,其他状元们的女眷们说起她们两人时,也不知道应该是嫉妒,还是觉得很是讨厌。毕竟,很多男人还是挺希望自己的妻妾其乐融融的。

八卦也就是这样,没有营养,也没有太多有用的信息。我的耳朵放了下来,实在是累得慌。肖不修已经恭送皇上回宫休息了,这才回身指挥着内侍们将各位状元们送走。

我揣着手继续站在阴影里,瞅着这些人。肖不修走了过来,问我:“你可以回去了。”

“再看一会。”我回答道。

“看热闹。”我也没看肖不修,只是看着这些人正在走出大殿。

“这有什么可看的?”肖不修有些奇怪。

“就是看看热闹而已。”我大约就是这样的人,很喜欢站在最热闹的地方,却永远保持了那种孤独感。“我曾经看过一本书的扉页上写过几行字,当时一直不明白其中的意思,现在在这一刻,就好像是明白了。”

肖不修如此认真地想知道答案,我便解释起来。“我忘记那本书的名字,也不太记得是在隅月庵看的,还是藏书阁看的,但我却一直记得那几句话:‘尘事落在身上,慢慢变成了僧衣。恰若鞭挞,化成滚烫,引路穿行。我知通透不易,踽踽独行,他人只见你笑,未知心惧胆怯,一地狼藉。你自是你,已然丰富饱满,不必苛责。当下即是你。’肖大人,你看,这里看似热闹,但每个人是否也是有些胆怯呢?那此时此刻,你是不是你呢?”

这番话说完,肖不修愣愣的看着我,半晌才说道:“肖小七,我看不透你。”星辰■小说网■wWw.xiNGcheNxs.COM

“是呀,大人,其实我也看不透我自己的。”我轻笑了一下,“只是感叹一下而已,没有别的意思。”

“莫要想太多,过好每一日即可。”肖不修说着话的时候,也挺没有诚意的。因为他看到内侍们又过来要和他说事情的,就转身走开了。我站在那里又看了一会,才慢慢回了自己的冷宫睡觉。

过了几日,玉珍忽然来了冷宫,给我带了不少话梅糖,还亲亲热热地拉着我的手嘘寒问暖了一番,搞得我还挺不自在的。顾宝儿和李真儿也有些撇嘴,觉得被冷落了。

“之前就知道肖小七这个名字,其实当日状元宴也是想和小七细细闲聊的,毕竟那些案子听到的,和破案者的亲口诉说还是不一样的。现在小七既然在宫里,肖大人和皇上都说我可以常来宫里走动,和小七,哦,小蛮多走动走动。我想着也是极好的。”玉珍的确是柔柔的样貌,令人讨厌不起来,但我也不能喜欢起来。

“哦哦哦,肖大人曾经说过,让玉珍姐好好教导我的。”我看了一眼顾宝儿和李真儿,又赶紧说道,“还有我身边这两人,也一并都教导了吧,省的这两人为个男人大打出手。玉珍姐可以教教她们如何和平相处之类的。”

玉珍倒是笑得挺开心的,“这事情还真的不太好教,我与璎珞本就是熟悉的,也彼此投脾气。其实,我和小蛮应该也是投缘的,毕竟我一看到小蛮,就是喜欢的。”

我也尽量保持了笑容,只是玉珍太过热情了,甚至都打算要和我一起睡个午觉了,我挺不能接受的。可过了几日,就连璎珞都进了宫,看那架势,这两人都想跟我拉拉小手,说说话,睡睡觉什么的。

我问顾宝儿和李真儿,“这是什么路数?京城的贵女们,女眷们,家属们,都流行要睡在一起么?”

“也不是没有吧?我和真儿也是从小玩到大,也一被窝过呀。”顾宝儿坐在一边吃苹果,李真儿递给我一颗话梅糖,我赶紧拒绝了。不能吃太多糖,牙疼。

“那你们两要和我一被窝么?”我问道。
上页目录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