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书架管理返回目录返回书页
第三百七十一、 这一次还真是最毒妇人心(第1页)

第三百七十一、这一次还真是最毒妇人心

撕开了遮羞布,璎珞也没有刚才那样的难堪和挣扎,只是看着玉珍不说话。玉珍也看着她,然后也慢慢解开了自己的衣服,笑着对我说:“小七大人呀,其实我也是穿了红色的衣服的,因为我也想辟邪。”

在场的人,包括我在内,都觉得挺恶心的。兆奂礼若不是要扶着他的老父亲,早就跳过来打人了。现在的他又是一番怒不可遏的样子,吼叫道:“毒妇!”《星辰小说网《wWw.xingcheNxS.com

“行吧,你这一身我倒是没看见。”我点了点头,“其实,你大可不必杀了兆奂烔,彻底废了他也是可以的,然后让他慢慢死,你们再过继一个孩子,顺理成章地过起寡孀生活,总比现在这样愉快得多。”我居然还耐心地给出了主意,惹得皇上瞪着眼睛咳嗽起来。

“也不是没想过这个事情,只是没意思了。因为皇上在状元宴上的一句戏言,兆奂烔真的想娶你回来。我们想着若是被你发现了这样的事情,不知道你会不会同意?所以,我和璎珞也是百般试探。兆奂烔或许也是厌烦了这样的生活,想与你开始新的生活,无论是读书,写字,哪怕是看话本子,你们两人都更能说得到一起去,还叽叽咕咕地笑得很开心。所以,我恨。”玉珍很平静,一如以往的柔弱外表,内心却也是极为刚烈。

“哦,那你们想多了,我喜欢肖大人的,完全不喜欢兆大人。那不过是皇上的戏言,之前我也和兆大人说开了。他就是把我当做一个能说得来的学生,教我读一些有趣的书而已。”我看了看皇上,他也看了看我。

“或许是吧。”玉珍看着璎珞,“也许是我们两人也厌倦了这样的日子,总归是没有意思了。你说得对,《怜香伴》始终是话本子,而真实的生活并非如此,有太多的不美好打乱了这份美好。”

“美好个屁呀!我二弟怎么可能这样呢?”兆奂礼愈加生气起来,又破口大骂起来,“这都什么和什么呀?”

老兆大人倒是镇定了起来,居然走过来,问玉珍:“我待你不薄,为何这样我的儿子?他可是负了你?伤了你?毁了你?”

玉珍愣住了,看着老兆大人,似乎不知道要怎么回答这句话。

“兆奂烔没有错,是这个玉珍根本就不爱你的儿子。”我说话也挺冷酷的,直接说出最根本的原因。“玉珍也不喜欢璎珞,她只是很爱自己而已。她在兆奂烔身上找到了相应的身家背景,在璎珞身上找到自己的诗词歌赋的才华部分,她更是以自己的温柔美貌自持……她分明是只爱自己而已。”

“是,肖小七说的没错!”玉珍又笑了起来,还是挺开心的。“没想到,居然是你最懂我。”

“嗯,懂的。但完全不认同。”我点点头,又往后退了一步,喊了一句:“马茂春,捆了她,堵住嘴,小心她自尽。”

因为我这一句说得突然,玉珍愣神的功夫,马茂春冲了过来,也根本不管不顾什么怜香惜玉之类的,直接把玉珍按在地上,捆了个结实。

璎珞在一旁已经不挣扎了,只是看着她流眼泪。

所以,事到如今,基本上也算是清楚明朗了。玉珍璎珞两两相好,与兆奂烔三人一处,也算是和美。但日子久了,就觉得没意思了。有人要出局,有人想出局。玉珍与璎珞表面上是在藏书阁与兆奂烔偷情,几次之后令兆奂烔放松下来,然后趁他意乱神迷之时刺入银针。

兆奂烔并不知发生了什么,依然按照日常的约定,到冷宫来送书。但此时已经觉得身体不适,在矮塌上休息。气血上涌之时,早已经迷乱了心智。前来送被子的李真儿只能说是倒霉,刚好遇到,被神志不清的兆奂烔撞死。肖不修是刚好见到案发,直接一剑取了他的性命。

始作俑者便是玉珍和璎珞,但璎珞是最终刺入银针者,罪不容赦。她倒是一点没含糊,直接全都认了下来,并没有责怪玉珍一句话。倒是玉珍,一句话都没有说,只是沉默地趴在地上,闭着眼睛。要不是马茂春说这人还有呼吸,吓得我以为她的服毒自杀了呢。

这事情也不太好处理,因为涉及到权贵家族之间的隐私,兆奂烔又是这样死的,现在连是否将案情细节公之于众的问题都不太能说的出口。皇上把白御医和白管事叫到了身边,低声细细询问了一遍有关男人死时的盎然生机的状况。这两位老人家倒是讲的十分仔细,不过声音很低,我基本上都听不到了。

马茂春把人全都捆好了,张公公还是好心将璎珞的衣服又穿上了。他回头问我:“我的小主子,下次可不要让奴才去脱人家衣服了,搞得奴才都没形象了。”

“哦。”我点点头,“下次换您给嫌犯穿衣服如何?”

“那可别,我可不敢了。”张公公还是挺规矩的,“敢问小主,如何肯定这璎珞里面穿的红衣?”

“今早她起身低头与玉珍说话的时候,我隐约看到了。这白衣和红衣其实还是明显的。只是兆家这白衣质量好,不会内透出里面的颜色。”我看了看璎珞,她听得也很是仔细。我走到她的身边,“其实,这事情是你们三个人之间的事情,何苦要拉上我的李真儿送命呢?你昨晚和今日执意要找的也是这根银针吧?根本不是什么戒指,而是你知道这根银针在兆奂烔的体内,在更换棺椁的时候,可能会被人发现异样。终究啊,棋差一着,让我昨晚来搅和了一下。但你有没有想过,就算不是我来,或许那白管事也会看出端倪的。”

璎珞还是看着我,也没有想说话的意思。

我也没什么话想对她说了,既然都成了这个样子,就等着皇上去判定下一步要如何处理了。当然,我的要求也很简单,放了肖不修就好了,其余的事情我也不管了。

不过,皇上不许我出门,说要留在他身边等一下,因为他也要赶紧和老兆大人商议出一个结果来。并且,他速速把陈志典给叫了来,又连同白御医立刻议事,要赶紧结案才好。否则这个影响的确是太过恶劣了,大月国的名声都会臭掉的。

玉珍和璎珞已经分别被看押起来,其他人等还都在外面候着,不得入内。兆奂烔的尸身已经装殓进了新的棺椁之中,盖子并没有盖上,还露了一个缝隙。按照风俗,直到入土前的最后一刻,才能够钉死棺材板【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】
上章目录下页